消息通过直升机告诉王国炎他们,我们还会……”
“肖书记,目前我们的措施都只是防范性的。”苏禹小心翼翼地回答着。“我们通知了直升机不要对其进行攻击,通知了收费站撤除了所设置的路障,还通知了沿途干警和交警不要进行任何阻击和拦截。至于下一步怎么办,我们正在研究。”
“肖书记,你叫我来,就是为了这个?”
“肖书记,你知道我来干什么。”
“肖书记,他们说了,这是中央电视台特别委派他们这么做的。”苏禹在电话里委婉地解释着。
“肖书记,我都这么大了,还会说假话吗?家里又出了这么大的事,都到这份上了,我为什么要说假话?”仇一干倾肠倒肚,情不自禁。
“肖书记,我刚刚又接到消息,情况非常紧急!”苏禹一走进会议室便打断了会议的进程。当他简短地汇报了情况的发展后,又大声他说道:“他们要求省委立即予以指示!”
“肖书记,我们要冷静,这是目前最合乎情理的选择……”
“肖书记,我怎么给他说才好?”苏禹显得小心而又谨慎。
“肖书记,我正要给你去电话。”苏禹说道。
“肖书记,现在都还只是怀疑,都还没有最后证实,确实不好说……”向以干练果决著称的苏禹,此时竟有些结巴起来。
“肖书记,姚戬利只是个科级干部,他当时的被提拔其实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同意。如今政府机关的一些情况你也清楚,下面的有些人一旦知道了我的亲戚、同学、朋友在什么地方工作,就千方百计地想借此同我拉关系。对姚戬利的了解和过问,事实上都是在他们准备提拔他时我才做的。说实话,对这件事,我确实还是比较慎重的。”
“肖书记,要想不让他们进城,只能这样。”
“肖书记,有一个情况我还没有给你汇报。市委书记周涛同意这么做,他正在做姚戬利的工作。”
“肖书记那儿该怎么办,那是我的事,跟你没关系!你只管把你的事情办好就是!”周涛佛然作色,火气十足。
“肖书记认为应该保证所有人的安全。”
“肖书记说的没错,我们应全力按照肖书记说的去做。问题是如果把王国炎的车放进城里来,又怎么能做到万元一失?一旦出了什么问题,将会危机到多少人性命财产的安全!”
“肖书记要求做到万无一失。”
“小代,你可能还不清楚,这个案子你可能根本没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