志成显出很亲热的样子,“是不是真的发现什么啦?”
“永泽,你听着,马上放他们过来,不要再阻止他们。你们都马上撤到大街两旁,我们车准备硬闯过去!明白吗?”
“永泽,你听着,我们已经撤了出来,你们的车是不是还挡在出口上?”
“用的都是什么武器?”
“用什么跟你打的?”
“尤其是非常非常危险。小代,你还年轻……”
“由他,给他拿吃的。”
“有,刚才一个叫王二贵的打来个电话,说何处长问胡大高和范小四是不是被公安局抓起来了?还说如果抓起来了,就立刻把他们两个的手机BP机没收了。”
“有,你就说胡同里有人遭到绑架,民警正在执行任务,为安全起见,暂时封闭,不能让任何人出入。”
“有,我也问过了,可是医院领导说了,这根本没有可能……”
“有程敏远一套,有高元龙一套。”
“有个案子你马上帮我查一下,这个案子3年前发生在你们那儿,案发地点好像是在省政府宿舍区附近,是一起抢劫汽车杀人未遂案,案犯是一个曾经在部队受过处分的技术性罪犯……”
“有关1·13一案的新情况。”
“有关贺书记的就说到这儿,我们还是先说别的吧。”何波面色严峻地打断了史元杰的话。
“有件事想让你帮帮忙。”代英开门见山,毫不客气地说道。
“有可能。”
“有可能从禁闭室里逃出来?”
“有没有?”
“有没有这种可能,他在看守所,或者入狱时曾经认识过一个死刑犯,这个罪犯在临死前把作案的经过全都告诉了他,所以他才会说得这么真实可信?”何波又突然像是自言自语地问了一句。
“有你保着我,你们的那些人,明里也就不会把我怎么样。有我保着你,我们的那些人,暗里也就不会把你怎么样。再说明白点,你现在最怕最担心的是什么?那就是程敏远、冯于奎这些人日后绝不会放过你。就算王国炎的案子马上破了,对王国炎严刑正法,立刻毙了他,你又能把他们这些人怎么样?刚才程敏远问你的那些话,我都听到了,你就是再有一百张嘴也照样说不过他。这个案子破了,说不定他还会说这全是他们的功劳,说不定他们一个个都还会立功受奖!你呢,只凭我这几天找到的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